極品家丁第一卷(二)二小姐的香艷教訓

武侠小说
2017-06-18 08:06:57

本文最後由 lesson842 於 2010-4-9 22:26 編輯

第一卷 (二)二小姐的香艷教訓

    自董巧巧一事之後,林晚榮的心思也漸漸有了變化,只是他還沒有意識到。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依著原先的計劃,跑到蕭府見工去了。剛進蕭府,便得罪了

    原本在蕭府很有勢力的王管家。好在面試時認識的福伯那幾個老家伙在蕭府倒是

    有些地位,加上二小姐對他倒有些另眼相看,才不至於吃了虧。還因此結識了看

    上去很老實的蕭峰。

    接下來的幾天倒是相安無事,林晚榮就在福伯的手下幫忙打打下手。有著魏

    大叔的擔保,加上蕭二小姐的關注。林晚榮在蕭府倒是混得很有起色,只是林晚

    榮對著蕭府未曾謀面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多少留上了心。

    蕭二小姐卻因為林晚榮初來時用她姐姐的畫像小發了蕭家一筆財,加上平日

    裡刁蠻任性慣了,卻是將林晚榮暗暗的記恨在了心頭。一日更是趁著林晚榮不備

    放狗咬他,好在林晚榮拼死打死了蕭二小姐的狗,卻不知二小姐從此對他更是耿

    耿於懷。將他調到表哥郭無常那邊,陪表哥一起習文讀書。

    這麼一來,林晚榮也樂得快活,早早的便到了教書的西席先生那邊,等待著

    他現在的主子郭郭表哥。一見到郭表哥,林晚榮卻不由的樂了。原來這位郭大表

    哥正伏在書案上呼呼大睡,形像確實極為的不雅。倒是符合了他心目中這個時代

    的才子形像。而那西席先生也不理會,只是在上首一味的念著什麼之乎者也,倒

    也自在。

    林晚榮心中暗暗覺得好笑,便悄步走上前去,細細的打量這位郭大表哥。哪

    知此時郭表哥一個翻身,卻是從桌案上滾了下來,看來是做夢做的太入神了。林

    晚榮再一細看,不由的笑出聲來。原來這郭大表哥的書案上居然擺著小小一本春

    宮畫冊,上面更是沾滿了口水。而且從林晚榮的角度看過去,郭大表哥的手卻是

    不雅的放在某處,尚且還在慢慢的聳動,原來是在做春夢做的入神。這郭表哥倒

    是一位奇人了。林晚榮暗暗的想到。

    只是他這一笑,倒是提醒了那西席先生,他向這邊看來,自是發現了郭表哥

    的行為舉止,也不由的搖頭輕嘆。再轉過頭來,看到林晚榮就站在跟前,也聽說

    今天回來一個新的家丁當郭表哥的伴讀書童,想來就是眼前的這個小伙子了。

    “你便是那林三吧?”先生開口問道。

    “小人林三,剛被調過來陪郭公子讀書的,見過先生了。”林晚榮也不正眼

    看那先生,口上應到。嘴角卻是掛著說不出的笑意。先生見他有些無理,但也不

    曾多心,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作罷,卻又是繼續讀他的之乎者也去了,就算是已

    經和林晚榮打過了招呼。

    兩人這番做作,卻是叨擾了郭大表哥的春夢,口中呢喃著翠紅,冬梅之類的

    名字,倒也慢慢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立著個俊秀的家丁。也知道就是新來的伴讀

    書童,卻不甚在意。微微應了一下,倒是想又要繼續在夢中去會周公的女兒了。

    “哼——”

    此時屋外傳來了一陣重哼。原是又有人來了,林晚榮回頭一看,這到不打緊,

    這是見那出聲之人向他瞧來,目光卻是熾熱如火,仿佛是想要將他生吃活剝了一

    般。林晚榮見到這火熱的目光,又細細打量了來人一番,卻是依稀在哪裡見過,

    而且這哼聲也是如此的嬌婉動聽,仿佛也曾在哪裡聽過。再細細的思量了一番,

    卻不是那日在樹下買去他給蕭大小姐畫得畫冊的那個小小姑娘。

    林晚榮正在這邊思索,來人卻是信步走了進來,待看到郭表哥的行為,臉上

    也不禁有些難看。倒是不再看他,盯著林晚榮瞧了起來,直道真的要吃了林晚榮

    一般。

    二人對視良久,那郭表哥卻是悠悠醒來,眼見眼前又多了一人。睡眼朦朧中

    看到的依稀還是個女子,加上方才夢裡的一番糾纏,卻是好不逍遙。盡然徑直站

    起來想要撲向來人。

    這一來,倒是驚動了對視中的二人。

    那女子見郭表哥如此做作,知道他又是夢醒之後在發痴,卻是重重的一腳踹

    向了郭表哥的胯下。這一腳又快又狠,在場眾人竟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聽一聲慘

    嚎頓時響徹整個書房。如此一鬧,來人竟是不顧他人,拽著林晚榮就往外走,還

    一邊嚷著。“死表哥,臭表哥。”

    林晚榮被他這麼一拉扯,倒是不知如何是好,就這麼被她直直的拽出了書房,

    二人匆匆的穿過庭院,一拉一扯的就這麼走了半響,林晚榮這才回過神來,對方

    才的一腳卻是心有余悸,看來面前的小姑奶奶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卻又納悶自

    己到底是犯了什麼事,今天竟然惹上了這個禍星。

    “喂喂喂——你這是帶我去哪啊?”饒是林晚榮聰明奸猾無比,卻也不知道

    眼前這丫頭的想法。

    那女子卻是不應,只是拉著他往前走。

    林晚榮暗暗思量,眼前這小妞不到十七歲的樣子,年紀尚小,在林晚榮的家

    鄉,這麼大的女孩子正在上初中考大學,怎麼到了這個世界,這點年紀的小丫頭

    卻是如此的刁蠻任性?林晚榮實在難以理解。不過從聽說的事情,他多少也猜出

    了眼前這位的身份。乖乖,蕭家的二小姐啊,就是一直在背後刁難我的那個主兒。

    兩人一路行來,路上的丫鬟家丁們,看見蕭二小姐到來,俱都臉色立變,遠

    遠的繞道走,不敢接近這二小姐半分。如此看來,這蕭二小姐的惡名,肯定是早

    已流傳開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及到了一處屋子,蕭二小姐看了林晚榮一眼道:“你這奴才,跟我進來吧。”

    她的臉上閃著得意的笑容,眼中掠過一絲狡光,率先推門而入。

    林晚榮猶豫了一下,這蕭二小姐並非善類,今日要把自己引進這屋子裡,莫

    不是又有什麼陰謀?想起陰謀,便又想起了那死在自己手下的惡狗,這個小妞睚

    眥必報,裡面肯定有什麼蹊蹺。

    “怎麼,不敢進來了是不是?你當日拳打腳踢的時候,不是威風的緊麼,怎

    麼今日卻連這點膽量也沒有了?”二小姐見他臉上猶豫不決,忍不住開口嘲諷道。

    林晚榮並不怕這小妞,他怕的只是惡狗,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一下,這房裡安

    安靜靜,似乎沒有狗叫聲。他不放心,又仔細聆聽,仍是沒見什麼動靜,便有些

    放心了,他也不說話,看著那二小姐冷笑幾聲,便放心大膽的走了進去。

    二人一進屋內,林晚榮就發現了不對,原來這是一間女子的閨房,只是不像

    是蕭二小姐的房子。也難怪他來蕭府才幾天,好多地方都沒有去過,加上剛才別

    人拽著一陣急奔早已不辨東南西北。哪裡知道眼前的房子是什麼所在。

    有陰謀,林晚榮一進來便發覺不對。知道這小丫頭刁蠻任性慣了,怕是不會

    這麼輕易的放了自己,這陰謀一定陰毒的厲害,只是不知道這小娘皮要怎麼對待

    自己。心下惴惴不安,不由一時走了神。

    待回過神的時候,卻發現面前的小丫頭盯著自己冷笑。林晚榮便發揮他的無

    賴本色,兩人又這麼對視了起來。看來這小妞是早有圖謀啊,不過此時屋裡就只

    有他與蕭二小姐蕭玉霜二人,對付小妞他有著充足的信心,自然沒什麼好怕的,

    當下轉身就走,對這般囂張跋扈的小姑娘,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哪知到了門口,卻發現門早已被人從外面鎖死。林晚榮不由的心裡冒出一股

    冷汗,該不會,這個小妞想要強奸我吧?

    蕭玉霜也不理會他,只是死死的盯著他,仿佛要盯出火來似的。

    林晚榮卻是自我安慰般的笑道:“出不出得去,這倒沒什麼要緊,有二小姐

    你陪著,我有什麼害怕的。倒是你應該擔心才是,我可不是什麼好人,對美貌的

    小妞一向都有些特殊的偏好,你和我獨處一室,可要小心了。”

    “你敢。”蕭玉霜想到這裡,心下也不禁有些後悔,怎麼方才就發了痴似的

    把這可惡的家伙帶到了這裡,還聽了別人的話用那樣的法子來對付他。但轉念又

    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一定特別的好玩,心下便安定了幾分。只見她走到床前,

    揭開原本掛著的簾幕,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你且看看,這是什麼?”

    林晚榮心下好奇,便轉過身,順著她所指的地方看了過去,那知這一看之下,

    卻險是驚呼了出來。只見床上橫躺著一個俏麗的中年美婦,一襲宮裝長衫卻是被

    半解開來,一雙雪峰呼之欲出,裙子下擺更是被撩到了一旁,露出一大截粉白如

    玉的大腿,淡峨眉,丹鳳眼,皮膚細膩,臉色晶瑩,正自閉目沉睡。卻不是蕭夫

    人是誰?

    天哪,這小丫頭也玩的太過火了吧,為了整自己居然連老娘都打上了主意,

    這還了得。林晚榮雖然明知這是個陰謀,可是美人在前,一雙眼睛卻直愣愣的停

    在豐滿的嬌軀上,片刻也舍不得離開。心下卻轉的飛快,突然驚醒接下來便該是

    迷暈自己再去找人,這下自己竊玉偷香的罪名便落定了。按照律法怕是要死上千

    次萬次了,想到這裡,卻不由的吞了吞口水。

    蕭玉霜見他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心下微惱,但接下來的動作卻不含糊。手

    一揚,一股粉末狀的東西便散在了空氣中。

    林晚榮見她如此,更落實了心中的想法。當下急忙閉氣,同時雙腿一軟,裝

    作被迷倒了的模樣。咚的一聲摔在了床邊。

    蕭玉霜眼見詭計得逞,便欲動手將林晚榮抬上床去。哪知全身突地一陣發軟,

    竟是站也站不穩。心下大驚。難道自己也中了迷煙不成。可自己事先明明吃了解

    藥,怎麼會這樣?

    正在此時,卻聽得嘎吱一聲。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林晚榮雖然及時閉氣,多少也吸了點迷煙。卻知道此時事情又有了變故。只

    得眯著眼睛觀看這房內發生的事情。全身卻是軟的想動倒也動不了了。只能暫保

    神志一絲清明。瞧向二小姐去看時,卻發現她是渾渾噩噩,雙目緊閉,竟似昏睡

    了過去一般。

    那人自進了門來,回身又將門從裡面反鎖,信步走向床前,竟是不顧地上倒

    著的二人。林晚榮瞧著此人背影卻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

    其實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日奸淫過董巧巧,奪去了巧巧冰清玉潔的處子之

    身的杜威。話說這杜威那日從暗巷逃開之後,發現林三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於是

    繼續潛伏在林三的身邊觀察他的一舉一動。待到林晚榮進了蕭府,他也根據事先

    安排好的替身,以另外的身份混入了蕭府。只是平時為人低調,就連林晚榮也不

    知道自己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而這杜威也是手段通天,進蕭府不過短短幾日,便勾搭上了二小姐身邊的丫

    鬟小紅。更是通過小紅知道了林三與二小姐之間有這麼一段恩怨。於是將計就計,

    慫恿小紅給二小姐出了這麼一個主意。這些林晚榮自是不知曉。就連二小姐聽了

    小紅的主意之後也僅是覺得好玩,便拿了小紅給她的迷藥,事先偷偷的給蕭夫人

    服下。也沒顧及事後蕭夫人的反應如何。反是蕭夫人日間有午睡的習慣,這庭院

    午時的一兩個時辰之內到真不敢有下人過來。於是二小姐待夫人睡下,將她擺弄

    出了這副模樣,才去書房尋林三,好將他騙過了迷暈了他,再將他與夫人擺在一

    起,等到有人發現的時候便叫這林三百口莫辯。

    蕭玉霜甚是信任小紅,哪知在這迷煙一節卻是出了差錯,幸虧她是昏睡過去

    了,要不然便是想破了頭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其實蕭玉霜倒是冤枉了

    小紅,原來小紅在迷煙這一節上也不知情。這些東西,包括事先給二小姐服下的

    所謂迷煙的解藥,都是杜威給她准備的,要不然以她一個小小丫鬟的身份,又怎

    麼能弄到這些東西。

    這裡面的原委若細說起來,便只有杜威一個人心知肚明了。

    卻說這杜威理也不理二人,自是早也算准了二人早被迷煙熏得人事不知了。

    只是徑直走向蕭夫人的床頭,細細的打量起來眼前這正在海棠春睡的豐腴少婦起

    來。

    蕭夫人不曾提防親生女兒會對她下藥,吃過女兒送的安神茶之後自是依著慣

    例午睡,哪曾想自己貞潔的軀體卻在女兒的算計下一而再的落入其他男子的眼裡,

    更是可憐她尚不自知。依舊深深的沉醉在睡夢之中。渾不覺自己已是陷入了虎狼

    之口。

    杜威跨過林晚榮,坐在了蕭夫人的床邊,一邊猛的吞咽著口水。一邊用手緩

    緩的搖動著熟睡中的美婦。蕭夫人在女兒的擺布下,衣襟早已敞開,渾身已然是

    衣冠不整了。只見胸口的宮裝上身早已被解開,絲緞劃向兩邊,露出了粉白的前

    胸。僅余的一件薄薄的貼身小衣的肩帶也早已被女兒解了開來,松松垮垮的掛在

    玉頸之上。胸前的一對突起即便是平躺著也毫不容小覷,堅挺的胸型將褻衣高高

    頂起,竟是絲毫沒有哺乳過似的,依然如同少女一般光潔挺拔。其上兩顆鮮紅的

    蓓蕾也早已經呼之欲出了。

    杜威瞧的不由呆了,好在他經驗老道,也知道此時不可以過多的耽擱。於是

    右手輕輕挑起蕭夫人的小衣,將早已神往的聖女雙峰解放在了眼前。左手更是放

    肆的向下滑去,竟緩緩的靠近了蕭夫人的秘谷。要知道蕭夫人的裙子也早已經被

    調皮的女兒半解開來。只是靠著束腰維系在身上不至於脫落。可是杜威如此一來,

    動作大了些,竟是直接脫開了蕭夫人的下裙,兩條修長而有潔白的玉腿就這麼暴

    露在了陌生男人的視線之內。

    卻說林晚榮此時經過開始的眩暈,倒是漸漸的清醒了過來。見到眼前場景卻

    不由的目瞪口呆。他奶奶的,老子怎麼一點勁都用不上。站不起來,看不到平時

    端莊穩重的蕭夫人的侗體暴露在男人的面前是怎麼一番光景。真他媽的可惜啊。

    不提林晚榮在那邊胡思亂想。杜威的動作卻是更進了一步。她摸著蕭夫人的

    臉蛋,感受著她光滑的皮膚,蕭夫人緊閉的眼睛更顯出她長長的睫毛,身上散發

    著一股誘人的味道,是一種成熟女人身上才有的體香。

    杜威輕輕的把蕭夫人的身子挪了挪位置,好讓自己可以更好的觀察身下的美

    人。然後伏在蕭夫人的身上,懷抱著她芬芳柔美的身體,雙手開始不停地上下夾

    攻起來。杜威將蕭夫人的臉別到一旁,然後一個個的熱吻便接連不斷地落在她光

    潔的額頭、嬌嫩的面頰和細白的玉頸上。

    隨著動作幅度的加大,睡夢中的蕭夫人似乎有了感覺。當杜威將舌頭伸入蕭

    夫人嘴中的時候,她竟然有反應的向外頂住杜威的侵入。鼻子也不斷微微的發出

    輕輕的哼聲,似乎是在做著什麼美夢。

    杜威動作到了這裡,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加上他也深信自己給小紅的藥的

    效力,除了催眠安睡之外,也多少有些調情的功用。見到蕭夫人如今的反應,他

    再也忍耐不住,當即就要劍拔履及了。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风流武霸】【完】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極品家丁第一卷(二)二小姐的香艷教訓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天山圣母】 【作者:不详】 【完本】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江湖作者失落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龙也]】【作者:黑月】【完】
06-17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