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涌心头

武侠小说
2017-06-19 00:20:15

逐渐回过心神的瑶琳,望望仍握在手里的宝贝,骤见它那巨头润光闪闪,心下不由大喜,莫非这湿湿之物便是他的种子?

  但记得奶娘说过,只要那种子释放了出来,那行货便会垂头丧气,变得软弱无力,但为什么它依然这般挺硬,全无半点软化的样子?

  「你是完了吗?」她撑起身躯试探性问着。

  「还没有,现在才是开始。」

  「不是吧?」瑶琳望着他那湿润的宝贝,「你不是出来了吗?」

  「出来了什么?」

  「当然是你的种子,要不是,这是什么?」她好奇地用手指点上了一点,递到他眼前给他看。

  狄骏对着她的无知,立时失声笑了出来,「妳说的没有错,这只是一少部份,但并非全部。」

  「什么是一少部份,什么是全部,我不懂?」难道还有很多尚没有出来?

  「妳真的很想看?」

  「当然,但我要看的是……『全部』」瑶琳把「全部」这两个字,刻意放重声量说。

  「可以,但妳要面向我,让我指导妳怎样进行。」

  瑶琳高兴起来,嫣然一笑,「好吧!快快教我,但你决不能藏私。」

  「我为何要藏私,我这个方法,保证立见其效。」狄骏心下暗笑。

  话方说完,瑶琳己改换了爬伏的姿势,面朝狄骏望去,身体紧贴在他大腿上。

  瑶琳不明白,自己为何总是喜欢把身体压向他,但那种亲昵的碰触感,确实令她很舒服呢!

  「这样可以了么?」瑶琳眽眽地望向他。

  狄骏便挽着她的柔荑,开始教导她如何抚摸,如何才会令他快乐。

  瑶琳依言而行,「是这样吗?」

  「还有,妳吃过田螺没有?」

  「吃过,我最喜欢吃的了,吃田螺和这个有关系吗?」瑶琳茫然问道。

  「妳是怎么样吃的?」

  瑶琳更是不明白,怎地会问起这个来,「自然是用骨签挖出螺肉来吃,难道你没有吃过么?」

  「倘若妳手上没有骨签,又用什么方法才能吃得螺肉?」

  「那还不容易,用口把螺肉吸吮出来,不是行了吗,真没想到这样简单的方法,你竟然会不懂,还要来问我,你当真蠢得可怜!……可是你问这个……?」瑶琳霎时感到有点不对劲头,莫非……

  「说对了,就是这个方法,妳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保证那它非出来不可。」

  「不……我不能!」瑶琳的反应,异常地快速,「你湿湿的那个,叫人怎可能放入口,我不要……」

  「我方才不也是用口吗?我吃得,为何妳吃不得?好吧!既然你不要,那便算了,况且又不是没有其它办法。」

  瑶琳听见,登时美眸一亮,「还有什么方法?」

  「这个还用问,当然是放进妳那里,但是这样,妳便无法看见那东西了,妳不是很失望吗?」

  「不……我不要那个!」瑶琳登时害怕起来,「你说得对,那样我便无法看见了,还是不放进去好!」

  「既是这样,便该知道现在怎么做吧。」

  瑶琳无奈,或许这是唯一的方法罢!

  她正自沉思间,突然发觉手上的东西变得枯痿软弱,忙忙望了它一眼,果然与刚才大异不同,只见它着手软软的。

  原来狄骏运起内功心法,把欲火缓缓消压住,只是瑶琳并不知晓,还道这是自己的努力,终于把它征服了。

  这样好极了,再不用吃它那个!她不禁大喜道︰「你骗人……」

  「我骗妳什么?」狄骏暗笑,撑起身看去,接着笑道︰「是么?妳尽管用手试试看。」

  瑶琳半信半疑,便依他说话去做。

  果然,不消片刻功夫,瞧着它在手中徐徐挺硬起来,心下不由凉了一截!

  她望向狄骏,只见他已绷紧着身躯,喉间发出阵阵粗重的低喘,脸上却绽出一副极为陶醉,且十分舒服的样子。这时,突然一种自豪感,竟在瑶琳脑间萌生。

  「快……快!」破碎的命令声,在狄骏口中吼出。

  瑶琳迟疑半晌,终于舔舔樱唇,战战兢兢地埋首舔了它一下。

  狄骏猛地呻吟一声,他用肘支高上身,凝望着她的进行。

  瑶琳深吸一口气,张开小嘴,一口将它纳入口中,狄骏的身子倏地一颤,长长地直喊了一声。

  瑶琳并没有忘记狄骏教导的说话,她手口并用,只希望能早点把它弄出来。

  瑶琳抬着美目,紧盯着狄骏,观看着他激情的脸部变化。

  而狄骏也同样盯着她,四目交缠。

  只见瑶琳如仙的俏脸,正自星眸半闭,螓首不住上下晃动。

  如此煽人的情景,令狄骏体内的欲火更趋炽热,腰部再也控制不住,开始配合她口中的动作。然瑶琳的体内某处,同时产生一股难言的骚动,尤其在双腿之间花房,更挑起了一阵热洪洪的需渴感。

  狄骏的脸容,绷得越来越紧,喉间也发出粗嗄的嘶鸣。他的左手探向瑶琳的乳房,揉抚着她的丰挺。

  瑶琳娇喘一声,乐意地微微侧起身躯,好让他那贪婪的大手得到更多自由空间,而她的动作也加强了速度。

  突然,狄骏一声狂吼,强烈的火花在她口腔绽放,狂野的火焰,不住在他们身上涌现,接着便一起迸发了出来。

  二人停顿了一切动作,同时回味着刚才的激情余烬。

  □□□

  这时的狄骏,经已倒身仰躺在地,胸口仍不住起伏,适才的激情还来不及平服之际,忽然惊闻瑶琳大叫一声。

  他猛然坐起,即见瑶琳张开嘴巴,纤指指着口腔,不停地「啊啊」怪叫。

  「妳怎么了?」

  「我……我……我吞了它!」

  狄骏朝她一笑,「那又如何,觉得味道如何?」

  「你还在笑!」瑶琳抬起粉拳,密密的搥在他胸膛,「我吞了你的那个呀,知道吗?若有了孩子,你叫我怎么办,未嫁先产子,打后我如何做人!」

  狄骏笑道︰「产子?我从没有听过,吞了那东西便会妊娠的」

  「经已在我肚中了,怎么不会?」瑶琳瞪着他。

  「好!我不与妳说这个问题,我且问妳一句,到目前为至,妳是否还是处子之身?」

  瑶琳的脸上马上一红,娇嗔道︰「我当然是……处……」她无法说下去。

  「这便是了,妳何曾听说过,处子会怀孕的?」

  「这个……这个……又好像没有听过,不过……」瑶琳顿感茫然,呆呆望住他。

  「现在没事了。」狄骏淡淡一笑,「但过一阵子,我便不敢担保了。」

  话落,伸手把她赤条条的身子,拉贴在怀中,齐齐倒身卧在地上。

  瑶琳还想要说甚么,但已被他那健硕的身体密密地覆盖住。

  「你这说话是什么意思?」瑶琳定了定神,连忙问道。

  狄骏只笑不语,只是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她的脸,欣赏着她动人的俏颜。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瑶琳,确是人间的极品,光从表面来看,除了她的幼稚无知外,在任何角度下,都是如此迷人漂亮,总是叫人百看不厌。

  倘若她不是沈啸天的女儿,那就更完美了。

  想起沈啸天,他的心又抽搐起来,再望望瑶琳俏丽无瑕的样子,一股极度矛盾的情绪,牢牢箍住他的心窝,一种疼痛感,令他感到难以抑制。

  瑶琳望着他发呆的表情,顿时微微一愕,在他深邃阴沉的眼中,透着一绺不寻常的意味,使她害怕起来。

  二人静默良久,当狄骏冷峭的眼神慢慢消失,瑶琳才敢开声问,「我可以穿回衣服吗?」

  狄骏凝望住她,「我想问妳一句。」

  「问什么?」瑶琳充满疑惑。

  「我要妳,妳愿意给我吗?」

  瑶琳花了一段时间,才把脑筋转过来。「你是问想和我做那回事?」

  狄骏点点头,「妳会自愿么?」

  「我……我……我不知!」瑶琳垂下眼帘,她承认,实在无法抗拒眼前这个男人,要是他坚持,相信她会乐意奉献。

  「妳不愿意?」狄骏盯着她再问。

  瑶琳又望向他,「我不相信,你这样做是因为喜欢我!」

  「要是我喜欢妳,妳愿意么?」

  「但我不相信。」

  「妳会相信的,妳试想看看,既然妳已落在我手中,就如方才一样,我大可强硬占有妳,恐怕妳也无能为力,我何须多费唇舌与妳说话。」

  瑶琳沉思,想着他这句说话,但说到「爱」这个字,她不敢相信和它连上关系,由开始遇见他至今,他的立场已明确地表露了出来,他要的只是欲望,要的只是她的身体,这并不是爱情,只是肉欲,瑶琳清楚不过。

  「可能在妳心中,会嫌弃我是强盗,但这个不重要,妳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妳。」

  「没有!我没有想过你是甚么身分。」瑶琳立即肯定,「我真的……真的没有想过这些,若然我喜欢一个人,就不会计较你是什么人,我只是希望,我的第一次,能送给一个我不会后悔的人。」

  「我知道了,妳穿回衣服吧。」

  「你……」瑶琳本想说些什么,但始终无法说得出口。

  □□□

  狄骏离开她赤裸的身躯,慢慢站起身走出山洞外,他加了几把柴枝,使火势旺盛了一点,便向小湖方向走去。

  这时的狄骏,极需要倚赖冷水来平息一下,好让自己能清醒地思考。

  当狄骏回到山洞,见瑶琳经已穿回衣服,怔怔地坐在洞中。

  「妳为甚么还不睡?」他开声问道。

  瑶琳笑道︰「我尝试过了,可是这里很冷,冷得我无法入睡。」

  这个只是她原因之一,其实在她脑海中,总是拂不去狄骏方才的说话,她更不明白,自己和狄骏的认识,迄今才不到一天,而这个男人竟会给她如此大的影响力!

  更令她没想到,两人已是这么地亲密,甚至和他肌肤双磨,鲽鹣情浓,奇怪的是,她连半点怨言也没有!

  狄骏赤裸着身躯开始步入洞中,只见他盘膝坐下,运功片刻,才张开眼睛与瑶琳道︰「过来这边,睡在我身旁,这样妳会暖一点。」

  瑶琳不假思索,挪身靠近他,倒进他怀中,一股强大的热气,自狄骏身上滚滚传将过来,不禁令她惊疑万分,「你怎会这么热?」

  「只要妳懂得武功,便不会这样问我,就是现在我向妳解释,妳也不会明白。」

  「原来这样!」瑶琳显得极是温柔,把小掌放在他胸膛,紧紧依偎着他,从狄骏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令她感到既舒服又温暖。

  洞外架起的火焰,仍是烧得跳跃不定,一明一暗在洞中晃动。

  狄骏拥紧她,双双卧下,侧身把她整个身躯抱住,让她陷入他的怀抱中。

  瑶琳的脸颊,温驯地贴靠着他的颈项,头顶恰好碰着他的下颚。

  狄骏稍稍移动姿势,阵阵浓厚的男性气味,使瑶琳不由有了反应,体内忽地产生一股不明的躁动!

  天呀!她的心跳得很快啊!

  瑶琳混乱的脑子里,刚才一幕幕的亲蜜情景再续渐呈现,叫她的身子越觉火烫,心摇气促。

  狄骏的亲吻、爱抚,无不令她心动回味,教她不安地在他身下乱钻。

  狄骏对她的挣扎感到厌烦,他握住她的双手,压放在胸口。

  瑶琳顺从地依偎着他,鼻子闻着他诱人的气息,使她不由自主地更贴向他。

  刚才是这么冷,现在怎会感到如此热?

  狄骏的拥抱越来越紧,而他的宝贝,正好顶着她腿间,让她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威力。

  咦……?怎地这么快,它竟然又硬起来了?

  瑶琳开始移动,想远离这干扰自己思绪的东西,宝贝再是这样诱惑她,她真的极有可能采取主动,主动地要了他。

  「妳怎么了?为什么还不睡?」狄骏不满地道。

  「我……!」她不知如何回答好。

  狄骏不待她回答,将她背向身去,一把拉瑶琳入臂弯,强迫她的背靠着他胸前,用手臂亲密地圈住她,大手放在她隆起的玉乳上,但并没有任何行动。

  「快睡吧,我保证不占妳便宜,妳大可放心睡。」

  瑶琳暗笑,你这只手,不是正在占我便宜么!

  不知过了多久,在狄骏供给的体温下,瑶琳开始昏昏欲睡。

  过不多时,她终于睡着了。

  □□□

  东方欲晓,曙光初照。

  一整夜里,瑶琳睡得很香,仍是昏沉沉尚未完全清醒的她,只感到背部极是温暖,但胸前和双手,却冰冷得紧。

  她有点不安地,转了一个身,脑袋依然枕在他的肩膀上,小手同时在他身上乱按。

  当狄骏用下巴磨蹭她头顶时,瑶琳满足地低嗯一声,挨得他更近,直到狄骏感到不耐,发出微弱的喘气,而喷来的沉重鼻息,使她缓缓醒转过来。

  瑶琳徐徐张开眼睛,睡眼惺忪地后仰望望他。

  见狄骏早已醒了,正在望着她,只是他的表情和眼神,竟显得怪怪的。

  她眯起眼睛,不解地问他:「你怎么呀?摆着这个表情?」

  「妳真的不知道?」狄骏带着痛苦,连声音也变得粗嗄起来。

  瑶琳摇摇头,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

  「妳瞧瞧自己的手。」

  瑶琳依言低头,一望之下,不禁俏脸通红,原来她纤纤的五只手指,正牢握住了他的宝贝,尚自半带清醒的她,竟然会全然不觉。

  她赶忙放开小手,羞得把头藏在他怀中,久久不敢抬起头来。

  「没想到妳连睡觉,都忘不了它。」狄骏邪邪地一笑。

  「你不要再说嘛,人家都羞死了。」

  良久,瑶琳眽眽含情地抬起头,一双美目紧紧凝视着他。

  见狄骏依然脸挂笑意,却非常地和煦温柔,他的嘴唇,看来是多么地坚毅,又惹得她要想吻吻他的冲动。

  一时两人无语,只是四目传情,陶醉在对方的诱惑中。

  瑶琳的头部,在情不自禁下,慢慢抬起移向他,在半途之中,狄骏已迎接了她的唇。

  她品尝起来,依旧和昨夜一样,都是如此甜美,柔软得令人垂涎。

  狄骏吸去她的娇喘,并给予她愉悦的呻吟。

  经过昨夜的体认,瑶琳再没有那么害羞,胆子也大得多了。

  她的舌尖,回应地撩拨着他,炽情地与他卷缠。

  狄骏翻身让她平躺,置身于她两腿间,一双大手,捧着瑶琳的俏脸,温柔地亲吻她。

  瑶琳抵在狄骏胸口的小手,开始再不安分地抚弄,而她这美好的回应,叫他濒临失控,体内一隅想占有她的欲望倏然而生。

  这个亲吻,也变得热切和强烈,狄骏的舌头不停地深入,盈满着他的需要,不住挑逗她。

  一阵一阵的低吟,自瑶琳喉间发出,这充满欲求的声音,几乎使狄骏失去了自控,当他想勉力地控制自己,打算抽身离开之时。

  瑶琳却感觉到他的意向,她确实不舍得终止这个甜蜜,她的纤纤玉手,大胆地往下移,一把握住它,并开始上下抚弄。

  「嗯……好硬!」她低吟一声,不知为何,她自觉很喜欢触抚这庞然大物。

  瑶琳不晓得,对他竟然会表现得如此放荡大胆,自己怎会变成这样。

  她这个残忍的折磨举动,教他如何能忍弃!狄骏的呼吸,立时变得急促而不规律。他抽离舌头,目含欲火的盯住她。

  「妳知不知到正在做什么?」

  瑶琳点点头,需渴和激情,令她满脸通红,呼吸也变得异常不稳,「我……我知……但我很……很想……!」

  瑶琳自幼便娇生惯养,做事只凭自己喜好,想做便去做,素来便是她的作风,而且在这炽情的状况下,她已缺乏了深思的能力,本性便一显无遗。

  然而,她这个大胆的举动,着实是发自内心,自经过昨夜后,她打从心底明白了一切,她……她真的是爱上了他。

  虽然是有点不可思议,但瑶琳总是无法不想他、依偎着他,就像在昨夜的梦中,全都是狄骏的影子。

  直觉告诉了她,只要有他待在身边,自己便会感到无限的满足和喜悦。

  「妳这样做,无疑是灯蛾扑火,知道吗?」狄骏皱起眉头。

  「我愿意做那只飞蛾。」她手上的握力加紧,让他眉头又是一紧。

  「妳错了,要是继续下去,准会有事发生,终究妳会后悔的!」

  「只要是给一个自己不后悔,或是自己喜欢的人,便可以了,我不是这样说过么。」瑶琳深情地望住他,「就是给了你,我也不会后悔。」

  「但我不是妳该喜欢的人,更是一个妳必定会后悔的人。」

  「你又怎知道我不喜欢你?」

  「妳要清楚,妳是我的俘虏,我随时都会伤害妳,还有妳哥哥?」

  瑶琳展颜一笑。「我知道你不会。」

  狄骏凝视她。「何以见得?」

  「昨夜我只是感到有点冷,你也觉得不忍,又怎会伤害我呢。」瑶琳一想到这里,心头便暖熊熊的,一手勾着他脖子,把他的头拉近,闭起双目索吻。

  「妳太天真了,我知道妳一定会后悔。」

  「我也知道一件事,我是喜欢你。」瑶琳已凑近,把樱唇贴向他,在他唇边摩蹭。「吻我……!」

  一股淡淡迷人的清香,自瑶琳身上直扑而来,那一股香气,犹如强烈的摧情济,使他不能不心动。

  这时,瑶琳贪婪的小手,正不住地挑逗他,挑起他原始的野性,挑起他的亢奋,在那热情的刺激下,贝宝变得益发膨胀挺硬,甚至感到有点疼痛。

  狄骏的唇开始落下,他可以感到她的急切,也知她多么想要他,同时也感觉到她体内的热火。

  二人的亲吻,渐渐激烈,舌尖不断交缠,直至彼此几乎无法思考。

  突然,狄骏的动作骤然停止,一对剑眉紧紧聚拢。

  瑶琳大感不解,正要开声问他,却被狄骏用手掩住口部,低声朝她道:「不要出声,外面有人。」话后他翻身而起,迅速披上外衣,拾起地上的长剑。

  「果然好耳力,这种痴云腻雨的时节,还是给你察觉到!」一把低沉嘶哑的声音在洞外传进来。

  狄骏没有回答他,轻声向瑶琳道:「妳待在这里,发生甚么事也不要出来。」

  「你要出去吗?」瑶琳一脸忧色,扯着他衣袂问。

  「嗯!」狄骏点点头:「这人恐怕不怀好意,但妳可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着便起身正要步出去

  「狄骏!你要小心……」

  狄骏回头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

  一个年约四十左右,身穿篮袍的中年人,正大刺刺地站在洞口两丈之外,只见他双手空空,手上并没有拿着兵刃。

  那人见狄骏缓缓步出,随即冷然说道:「江湖上的传言果然没错,『无影飞龙』这个名头真不是盖的,连颍阳刺吏的宝贝女儿也敢染指,真个了不起。」

  「我还道是谁,原来是唐老兄,不知找狄某人有何贵干?」狄骏离那人丈许停住脚步,似乎对眼前的人含着甚么忌讳似的,不敢过于接近他。

  原来这个篮袍汉子性唐名浩,乃四川唐门第六代的弟子,人称「唐门隐客」,唐门数代皆是用毒名家,下毒手法可谓出神入化,无孔不入,当然这个唐浩也不例外,难怪狄骏不敢靠近他。

  「好!咱们也不用转弯抹角,开门见山说个清楚,只要你交出沈家兄妹,一切也好相量,要不然……」唐浩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早已成竹在胸。

  「原来是为这个,恕在下多问一句,到底沈家兄妹与你们唐家有何关系,要劳驾阁下插手进来?」

  「这个不必多问,只要你交出人便可以了。」

  「唐浩,你也忒煞高估自己了,我狄骏素来不受别人要挟,阁下的要求恕难从命,今日我不想再生事端,请回!」

  唐浩冷然一笑:「说得好,可是我一走,恐怕阁下也活不到十二时辰。」

  狄骏听后不禁背脊一凉,他非常清楚唐门的手段,下毒无形无色,但此人方刚露面,尚没有和他埋身接触,究竟是在哪里着了他道儿,狄骏委实无法想得通,但瞧唐浩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吓唬之言。

  唐浩缓缓踏上两步,冷冷地道:「看来你是不相信我的说话罢,你且不妨运气看看,任脉、督脉、阴维、阳维、阴蹻、阳蹻等诸脉是否内息走岔,无法聚合,只要你现在不强行提运内力,还可保有十二时辰的性命,只要你交出人来,解药我自会送上,你认为如何?」

  狄骏暗自运气,果如唐浩所言,且浑身不但无法运行内力,就连手脚四肢也开始发麻。但要他受制于人而任人摆布,狄骏却万万做不到,当下道:「『六脉钻心散』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今日总算见识到了,看来阁下是在火堆上下毒罢?」

  「没错,『六脉钻心散』无色无味,一遇烟火便会随风扩散,要不是你们两人玩得乐极忘形,恐怕我也难下手哩!」

  「但阁下认为这样便能令我屈服,似乎你是看错人了,大长夫死而何惧,小小毒物,狄某尚不放在眼内,既然你在洞口火里下毒,就不怕伤害沈家小姐么?」

  唐浩笑道:「只要我把她带回去,自然会给她解药,这个你不用担心。」

  「今日裁在你手上,我再没话可说,沈家小姐便在洞里面,你可以带她回去,但你得记住,若然你不给她解药或伤害于她,我影子帮和你唐门将会没完没了。」狄骏虽然身中剧毒,但那英气逼人的锐利气势,依然不减,刚毅坚定的眼神,如锥似的正射向唐浩。

  「这个我自晓得,但沈公子又如何?」

  「对不起,沈公子我不能交给你。」

  唐浩不禁微微一怔,皱着眉头道:「难道你不要解药?」

  狄骏仰天哈哈大笑:「解药我自然想要,但要我用沈公子来换取解药,本人决万万做不到,你现在便带沈小姐回去罢,但我的说话希望阁下好好记住。」

  「老兄果然是个人物,连死也不怕,究竟沈家兄妹对阁下来说,为何会如此重要?」

  「这个你无须知道。」

  「不!我不走,要死便一起死好了……」一把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王弟在後宮的忠誠】第二部(01
06-22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血涌心头
06-19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皇后堕落史】【第一卷黑雨的梦呓】【完】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风流武霸】【完】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極品家丁第一卷(二)二小姐的香艷教訓
06-18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