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堕战略

强暴小说
2017-08-12 09:56:29


触堕战略

1灌精高潮

「这个笨蛋……太过分了……」

黄昏的光芒充满了没有人的教室,宛如神圣的殿堂。而这个圣殿中,一位穿着制服,气质出众的少女,正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小巧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水汪汪的大眼满是忧愁。花野真衣慢慢的走向自己座位。她丰满的的上围随着动作轻轻晃动。

「太让人失望了,根本不该有所期待的……果然,还是答应跟别人的交往好了……」

「好……好痛……」勇太摇了摇头。

他刚刚才被青梅竹马的邻居,也是同班的班长花野真衣,狠狠痛扁了一顿。明明平常对别人都很温柔,一副端庄贤淑的模样,打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
「真没想到这个星球上的雌性战斗指数这么高。」一个娇柔声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都是你的错!」

勇太生气的看向自己双腿之间。异於常人的紫黑色物体,正摇摇晃晃的……表现出愤怒的样子?比起常人更长,上头还有一对如昆虫複眼之类的东西。
「我亲爱的主人,我让你准确的喷在你最喜欢的女孩子脸上,你应该感谢人家嘛!」

真衣会生气也是应该的。好心来找他一起回家,却被喷得满脸都是……难怪要射的时候她一直调整方向

「再左边一点,高一点,对对……」

「喔喔,干麻?」

「这个角度喷出去会特别爽喔!」

特别爽?是被打的很爽吧!

没错,不只长的奇怪,他还会说话!而且还是模仿他喜欢的女孩子的声音!
因此勇太都较她「假衣」。

它自称来自外星,是货真价实的寄生型外星人。

「总之,快去教室吧。」

「干嘛?」

「呵呵……太晚去,可别后悔喔,呵呵呵呵……」

夕阳已经西下,教室里只剩下微弱的光芒,除了外面路灯照近来的地方外,显的有点幽暗。

山田勇太走向自己的座位准备拿书包走人。

咦?教室还有别人?似乎趴着睡着了……

等等,那个位置……真衣?

难道她在教室等我等到睡着了?

真是的,天气已经开始冷的还……

勇太走了过去,越走越觉得不太对劲。

「滋……滋……」

那是什么声音?

勇太看不到真衣的脸,只能看见她红通通的耳朵。

「真衣你……咦!你在干麻?」

花野真衣半趴在桌上,红通通的小脸,正不停的喘气。

听到勇太的声音,她吓了一跳。

她立刻把手从裙底抽了出来,轻轻「啊……」了一声,「没……没什么……」

她全身都是汗水,身上的制服因此变得半透明,隐约可见她没有穿着内衣的胸部,粉红的乳头把衣服高高的顶了起来。

看来刚刚喷到的不只是脸,可能流得整个内衣都是……

她到底在干麻?

「你睡着啰?」

「对……对啊……不行吗?」

真衣雪白的肌肤透出了点粉红色,双眼湿湿的,焦距有点涣散,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她把手放在背后,群摆底下的双腿不耐的彼此摩擦。

「你干麻?想尿尿就去啊……」

被勇太发现自己异常的动作,她突然生气。

「才……才没有尿尿……你……你快回家啦!快啦!」

「我以为你在等我……」

「谁要等你!快走啦!」

真衣可爱的脸颊上,红晕越来越盛,呼吸变得更急促,连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你怎了?你还好吧?」

「你……你不要理我啦……快回家……快点……」

她恍惚的把手押在裙子上,不安的扭动。

咦?手是湿的?

「啊……不要理我……滚开……」

少女慢慢张开了双腿,身体无法控制的往椅子的一角前倾,然后开始轻轻的摆动纤细的腰肢。

勇太瞪大了眼睛。

「讨厌……讨厌……身体自己……不要看……不要看啦……」

少女湿淋淋的手扶着桌子,腿越张越开,娇翘的臀部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嗯……」

少女害羞的遮着自己的嘴,但是甜美的呻吟还是不断的溢出来!

不会吧!

「不要看……啊……不要看啦……」

少女的声音几乎要哭了,但她双眼失去了焦距,逐渐沉溺在摇摆身体得到的快感中,她双手撑在椅角上,开始忘我的摆动身体。

「讨厌……讨厌……啊……不要看……不要看人家……」

真衣端庄可爱的模样,居然变得无比的淫荡色情!

勇太翘课打了一下午的手枪,已经软趴趴的分身,瞬间硬如铁棒弹了出来!
「对嘛!对嘛!多充点血!好多养分啊!好棒喔!」假衣高兴的说。

「你到底喷了什么在她脸上!」

勇太生气的大骂,但是双眼还是无法从青梅竹马的痴态上移开。

「春药啊!当然是春药啊!」假衣用天真可爱的声音说,好像只是在玩游戏一般,「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可以帮你制造春药色诱她,现在终於有机会当然要好好的……」。

「解药呢?快把解药拿出来!」

「解药?当然就是好好的爽一下,然后用精液把她的子宫灌得满满的……啊!我的眼睛!」

勇太伸出两根手指,用力往老二上的複眼用力戳了下去!

虽然自己也会很痛,但那里似乎是外星人唯一的弱点。

不停摩擦椅子自慰的班长,已经完全沉溺在下体与椅子摩擦的欢娱中,她又是害羞又是飢渴,不停摇着头,要勇太别看她。

哪有可能不看!

平常充满气质又高傲的真衣,无法克制自己的摩擦下体自慰秀,比任何A片都要精采刺激!

她丰满的双乳比平常看起来要大好多,而且随着身体的摇摆,不停的摇晃。
勇太忍不住伸手过去捧着。好……好软……简直跟果冻一样……

「你!啊……」真花又羞又气的娇嗔,又立刻为了肿胀的双乳传来的感觉呻吟。

看她无法反击,勇太放胆的隔着湿淋淋的制服,捧着双乳玩弄。

「不要……你……啊……」

真衣又气又急,身子却随着勇太的玩弄,越来越放荡的摇摆起来,压抑的呻吟声,也逐渐高亢。

「你欺负人家……啊哈……好……过分……啊……」

乳头都硬成这样了,还逞强。

椅子底下居然开始有水滴滴落,可见她的下体已经湿得不成样子。

不一会,少女像是触电了一般,仰起头,把丰满的双乳整个挺进勇太双手中,用力抖了两下,然后往前倒了下去。

勇太连忙抱住她。

她体温好高,整个小脸满是红晕,身上的香汗淋漓,香气整个蒸腾起来。
「高……高潮了吗?」

她明明还在余韵中享受,却羞得急着想把勇太推开,无奈身子软弱无力,推也推不动。

「才没有……什么高潮的……才没有……不要抱人家……你害人家又……啊……不行……又……」

少女的手不由自主的撩起裙摆,往已经湿成半透明的裤底揉去。

勇太让她靠着椅背,蹲下来仔细的欣赏少女的私密。

「你这个笨蛋……不要看……等我身体好了……我要杀了你!」

她真的气哭了。

勇太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狼狈的样子,也於心不忍,站了起来。

「对不起,都是她的错。」他把露出裤档硬梆梆的大东西挺到了少女眼前。
「你这个死变态!」少女大骂。

没想到那个大东西居然说话了,「你好啊……我的小乳牛……」

小乳牛!胸部太大一直是真衣最在意的事情之一,这个傢伙……

「咦!」生殖器官会说话?

「刚刚人家喷在你脸上的可是加了春药的精液唷……你现在一定很舒服吧?」

「才……啊……才没有舒服……哈……」少女一边反驳一边呻吟。

「从刚刚到现在半个小时高潮几次啦?」

「人家……啊……才……啊……才没有高潮……啊……」

少女仰起头,手指不停的拨弄裤底上的小小突起,大量的爱液不停的渗了出,简直像是失禁似的。

「也对啦……人家在春药里加了点东西,你的身体可以感觉到四级快感的高潮,大脑却得要五级快感才会高潮,所以你也不算得到真正的高潮就是了……」
这根大棒子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会说话?而且声音跟自己好像?

「什么意思啊?」

「简单的说,你没有插进去狠狠搞一下,把她的小穴灌满精液,她就会在这里自。慰。到。天。亮啰……」

听到这句话,真衣又要哭了,手指玩弄突起的速度正好加快,一阵阵酥麻又开始冲向脑袋,少女脸上开始露出恍惚陶醉的表情,眼泪却又开始滑落。

「不要……太过分……太……啊……」

少女身子紧绷了一会,抖了两下,双腿连合上的力气都没有。

「我不要……不要这样被全班看到……不要……」

勇太蹲了下来,「放心,我会帮你的。」

「勇太……」

「以我看过这么多A片的经验,我绝对可以用手指舌头就让你进入五级高潮的!」

「你根本就是想欺负我!啊……」

勇太的手指在湿淋淋的裤底来回抚摸,白色的裤裤已经吸饱了爱液成了半透明,下面的花唇清晰可见。

「这个就是花蒂啊……」

「那里不行……啊……」

少女湿淋淋的花唇上,充血挺起的花蒂,在手指隔着裤裤的爱抚下不停的颤抖,少女无法克制的抓着椅子,不停扭动臀部。

「这样……啊……不要这样……」

勇太哪受得了少女这样的诱惑,他手指立刻拨开湿透的裤底!

「不行!不要直接……喔……」

被手指直接触摸,少女立刻仰头发出高亢的声音,「小声一点,不然会被发现喔……」

少女立刻把湿淋淋的手掩住自己的嘴,身子在勇太的直接抚摸下,颤抖不已。

少女未经人事的花唇还非常紧绷,吐出的唇瓣与挺起的花蒂大部分都还在缝隙里。上面的毛发也非常稀疏。但现在已经整个都流满了爱液。

勇太抚摸了几下,就把手指伸了进去。

「好热,好紧,好像在吸我的手一样……」

「不要……啊……不要说……不可以进去啦……啊……」

少女虽然这么说,却自己抬高了腰,让手指不停的往深处挺进。

「你明明很想要我深入嘛!」

「是身体自己……啊……不要舔……不可以……尿尿的地方……好髒……啊啊……那里不要!」

勇太一边轻轻的抽动手指,一边舔着周围白皙的肌肤,然后顺着缝隙露出的唇办,不停往上舔。

「不要……不可以……不行……不要再……啊啊啊啊……那里不行……」
舌头一碰到花蒂,勇太立刻感觉到手指被用力的夹紧。

「你收缩了,这么舒服嘛?」

「没有……人家没有收缩……人家没有舒服……啊……不要吸……不要……」

勇太把嘴凑了上去,边吸边舔,手指也开始轻轻的抽送。

少女仰起了头,丰满的双乳也整个往上甩,身子弓了起来,双腿在吮吸与手指抽动下抖个不停。

「不要……不要……这样太……啊啊……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两下,少女就把臀部往前顶,小穴激烈的收缩,把大量的爱液全挤喷了出去!

来不及闪避的勇太就这样被喷了满脸。

少女粉红色的小穴,在他面前用力的抖动了两三下,还间歇的小小喷了两次后,才软摊回座位。大腿柔软的肌肉还兀自抽动着。

哇……真是厉害,「潮吹耶……这么爽吗?」

少女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不停的喘气。

「这样应该有五级高潮了吧?嘿嘿嘿嘿……」虽然他一脸得意,但其实他根本是童男。

「好棒啊……好多营养,硬的好疼唷……插她吧……插她吧……」假衣开心的喊着。

他才不敢。

插完了以后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不要冒风险的好。

「算了……回家吧……」

没想到少女不由自主的紧紧夹起双腿,滑腻的爱液又从双腿的缝隙淌了出来。

「你骗人……根本……根本不行……还是……那里还是好热……好难受……」

少女不顾羞耻的伸手掏弄自己的小穴,滋咕滋咕的水声,不断的在教室回响起来。

在无人的教室自慰了半个小时,弄得整个裤底湿淋淋的,接着又被男生揉着双乳达到自慰高潮。

小时候曾无意识的爱抚过自己,但是自从知道这是什么以后就再也没有做过。

真衣一直认为那是很不洁的事情。

没想到自己连勇太的手与舌头都接受了。

而且还舒服的喷出了大量的爱蜜。

那一瞬间,真衣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从那种难受的燥热与飢渴中解脱。

结果解脱的感觉只有一下子。

而且,被勇太的手指与舌头玩弄过以后,真衣更清楚自己要什么了。

她的手指无法控制的爱抚着小穴,搓揉着花蒂,酥酥麻麻的快感一股一股的冲击大脑。

滋咕滋咕……

不行了……里面……里面好想要……

「……所以你有在听吗?」勇太问。

真衣恍惚的看向勇太。

她忽然看见挺立眼前的巨大生殖器官1

「咦!干麻给人家看你丑陋噁心的东西啦!变态!曝露狂!」真衣忍不住大骂。

「丑……丑陋噁心……呜呜呜呜……」假衣发出沮丧的哭声,複眼居然还流下眼泪。

原来外星人被说丑陋噁心会沮丧到哭出来……什么鬼!

这个异於常人的小老弟整个呈现紫红色,大小比小孩的手臂还粗,昂首而立的模样怎么说也不算丑陋吧?

噁心是有一点啦,毕竟上面还长眼睛……

不过,「变态?暴露狂?你好意思说别人?你现在才是变态暴露狂吧?」
少女双手湿淋淋的不停玩弄着自己,间歇的发出舒服的呻吟。

「啊……还不是你害的……快点帮人家啦……」

「那我就不客气啦!」

勇太把身材苗条的真衣抱了起来,放在桌上。

「你要干麻?」真衣紧张的问。

「你没听这个外星人说的,插进去,灌满精液,你就会解脱啦。」

「对啊……对啊……插进去……插进去……」沮丧的肉棒听到要插进去立刻恢复了精神,还用可爱的声音摇旗呐喊。

「咦?咦?」真衣不知所措的看着巨大的肉榜,像蛇一样弯曲,贴上她的蜜唇。

好烫!怎么那么烫!

强烈的刺激让她整个紧绷起来。

「这……这么大……进不去啦……」

「呼呼……放心啦……主人打了一个月手枪的能量小的已经好好利用在『机体改造』上了唷……」

「喔……」勇太忍受着自己的老二倍寄生外星人强制挤压缩小尺寸。

收缩后的老二表面出金属光泽,简直像是弯曲的铁棒!

「可是……可是……」真衣犹豫着,手又忍不住玩弄起小穴。

咕滋咕滋

「好吧,那我回去了。你继续当变态曝露狂吧。」勇太转身就走。

「不要丢下人家啦……」真衣又快哭出来了,「你把人家弄成这样又丢下人家不管……呜……」

「这个该死的外星人都这么说了,到底要不要?」

真衣一边小小的呻吟,一边害羞的低头,「嗯……好啦……人家……第一次……你……不可以太粗鲁……而且,可不可以不要……不要在里面……」

看着真衣闭上眼睛害羞的模样,勇太又开始感觉大量血液灌入下体。

他抬起了少女俢长纤细的双腿,把肉棒顶像湿润微张的肉缝,「好啦,我试试看……」

说着,就把硬梆梆的铁棒,顶了进去!

「唔……还……还是很大啊……嗯……慢一点……」

好烫,又好大……好酥麻……啊……进来了……

讨厌……把人家撑得好开……

「啊哈……」

一阵微微的痛楚与刺激,让真衣身体抖了一下。

啊……啊……比刚刚被手指舌头玩弄还……还舒服……

「会不会痛?」

真衣张开眼睛才看见自己下体正涌出血丝。

看着巨大的肉棒进入自己的小穴,真衣又害羞的闭上眼睛,满脸通红。
真的被插了……

感觉好奇怪……

明明流血了,明明会痛……却……痛得好酥麻……好舒服……整个里面都在抖……可是她不想承认。

真衣喘着气,「一……一点点啦……」

「那继续啰?」

勇太忽然用力的挺入一大半,真衣被强烈的快感电得整个人向后仰,身体弓了起来。

啊……啊……这什么感觉……

「讨……讨厌……突然就那么深……」

「你太湿了,很滑嘛……」

小穴自己,自己一直缩……一直缩……

太……舒服了……

「好紧……你放松一点……你夹得我好痛」勇太感觉自己被柔软炙热的嫩肉团团包围,舒服得不想动。

「呼呼……主人……有人爽翻了……」假衣用只有勇太听得到的感应说。
「怎么样?很爽吗?」

「哪……哪有……啊……变,变大了……」真衣神情恍惚的回答。

小穴里的东西,逐渐撑开肿胀,「不行……不要再变大了……喔……」
到极限了……

少女感觉自己体内有个被吹涨的气球,敏感的发出阵阵电流。

就在她感觉有点吃不消的时候,勇太开始动了。

「啊……怎么突然……」

明明有大量的爱液润滑,真衣却感觉到强烈的摩擦,让她起了鸡皮疙瘩。
好麻……

勇太只是在中段小幅度的晃动,但是真衣已经酥麻得头昏眼花,全身僵直,直达身体高潮的边缘。

好烫……又好大……把人家撑那么开……好丢脸……

可是好舒服喔……

少女感觉自己的身体正主动的抬起,往男生的方向轻轻的顶,她觉得好害羞,可是太酥麻了,不动一下好难过,而且,里面还有地方……

还想……

还想被更深入的插进去……

讨厌……我在渴望什么?对了,是春药的关系,不是我淫荡……是春药……
想着,少女更放胆的摇摆着身体,回应男人的挺进。

女孩忍不住开始呻吟。

再深一点!用力插!插深一点!

真衣好想喊出来,可是太丢脸了……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越是压抑,少女香汗淋漓的身体就扭动得越利害,终於,男人像是听见她的渴望,用力的往里面顶了一下,一瞬间她脑子空白了一秒,接着又重重的顶了好几次,舒服的她魂都快飞了。

正在她忍不住大声的呻吟时,男人又退到了前段,持续的抽动。

少女被诱惑的抬高了臀部,大幅度的摇摆身体。

拜託,像刚刚那样,插深一点……插深一点……

里面也想被充满……想被撑开……

讨厌……我在想什么?

突然真衣感觉湿掉的衣服被解开,原本不停上下甩动摩擦衣服的双乳,被用力的挤压,肿胀的双乳感到一阵畅快,硬挺的乳头被含进口中,粗操的舌头不停的舔弄。

吸这么用力……

「啊……」少女急促的喘气,叫声越来越高亢。

「小声一点,会被值班老师听到的……」

可是大棒子抽插人家那边的水声好响!比人家的叫声还响啊!

啊啊……不行……不行了……身体跟脑子都变得好奇怪……

用力一点……拜託……插深一点……

有什么奇怪的感觉要涌上来了……

男人又开始深入了!

重重的顶进深处,少女伸长了双腿,把男人夹住!

就是这样!插深一点!深一点!

少女的纤腰不停的扭动,双乳在男人手中不断变形……

好棒……好爽……

「啊……啊哈……嗯嗯……」

男人开始加速了!

好棒!

就是这样!

真衣吐出小舌,口水也跟着流了出来,双手紧紧抓着桌子,身体狂乱的摇摆……她已经无法思考,只感觉得到男人疯狂的玩弄她身体带来的快乐……「好爽……我要射了!」

这句话唤起了真衣残余的理智,「啊啊……不行……不可以射里面……会怀孕的……不行……」

才说完,她感觉到自己的花蒂乳头都被用力捏住,巨大的肉棒也重重的撞在超级舒服的地方!

不行了!

激烈的快感贯穿了脑门,但是男人也在这时候把大棒子用力抽了出去!
滋!

两人同时喷出了大量的液体,少女的爱液溅了男人一身,少女则是脸上,双乳,肚子都是男人白浊的黏液。

勇太摇摇晃晃的坐倒在地,大棒子还继续在喷射。

少女则是激射了一两柱爱液后,整个人在桌上僵直了好一会,才在一片空白的美妙高潮中,摊回桌子上。

这……这就是做爱啊……

窗外太阳已经下山,幽暗的教室里,只剩下两人满足的喘息声。

「都浪费掉了啦……没有把子宫灌满满的,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管唷!」

过没几天就是学园祭。身为班长的花野真衣正在主持会议,讨论班上在学园祭要做什么。有事情可以分散注意力好多了。

昨天傍晚那个「意外」后,真衣痛殴了勇太一顿。

他今天来的时候,脸上包满了纱布与ok绷结果班上的人都以为他去跟别班的小混混打架,不停的窃窃私语。

他那个笨蛋才没有那个胆子。

回去以后,真衣还可以感觉到那个「巨大的东西」残留的感觉。

体内似乎被撑开以后有点回不去了。

她拿着莲蓬头拼命沖击清洗,却把自己弄得兴奋不已。

那里怎么变得这么敏感?

她一开始还努力的忍耐着搓揉沖洗,没多久,那里就变得滑腻不已。

手也停不下来了。

我居然教室里不知羞耻的……然后又……

脑子不停回想着那些耻辱的画面,身体却越来越亢奋。

手指模仿着勇太玩弄她身体的方式,一边用手指抽动,一边玩弄着挺起的花蒂。

不行……不可以自……好丢脸……

可是更丢脸的都做过了……我还求他……求他插入……

好羞耻!

一阵酥麻的电流灌入脑门,她感觉到自己用力的收缩,夹着手指。

高……高潮了……哈……哈……

她慢慢低下身子,蹲在地上娇喘不已。

这感觉与被勇太那个大东西插入的感觉……差好多。

自己来果然感觉不够……

明明自己以前没有什么自慰过的,结果昨天竟然在教室自慰了半个小时,还被勇太给……

她匆匆洗完澡,晚上很早就睡了。

第二天感觉有好一点。

可是来学校以后,身子却开始燥热了起来。

都是勇太的错。

她与勇太两人都是最后一排,她左边靠窗,右手边就是勇太的座位。

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真衣就忍不住红了脸。

她假装没看到他,不停的跟班上的其他同学聊天。

不只如此,只要稍微靠近,她甚至可以闻得到他身上的男人气息,一种让她头昏眼花的气味。

其他人都闻不到吗?

下午快放学之前,真衣身子已经受不住了。

不要。不要再看我了!

勇太的视线好贪婪,好色!

他的视线不停的在自己的双乳上游移,好像想当着众人的面,用力搓揉。
然后那道灼热的视线,又不停的在身上来回的看。

真衣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看得一阵一阵的收缩,迫使大量灼热的爱液涌出。
已经……已经湿了……

湿透的裤底紧紧贴附在身体上,清楚的摩擦着。

不只下体,肿胀的双乳上,乳头也硬挺了起来,抵着内衣,让真衣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明明是上课的时间,真衣却满脑子都是昨天在教室里两个人羞耻的模样。
她努力的克制自己,才没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用力的玩弄自己的蜜唇与花蒂。

但双腿却无法控制的彼此搓弄,渴望着更强烈的刺激。

大家都在专心上课,我却整个裤底湿答答的,想要玩弄那里……

好不容易终於下课了。

真衣匆忙的跑进厕所,掩着小嘴,彻底的把红肿湿滑的下体玩弄个够。
两支手指激烈的抽送,拇指不停的玩弄着,就像昨天那样!

好刺激!好棒!

明明人家以前都不这么作……明明昨天才第一次……

可是她已经完全陶醉在玩弄自己生殖器官的快乐里!

怎么会这样!

不可以……这样太髒.……太羞耻了……

可是……可是好舒服……啊……身体深处都在收缩……

喔!

高潮来临时,她整个身子在马桶上弓了起来,激烈的喷出了蜜液。

喔……

真衣僵直着身子,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这高潮很清楚,不像昨天放学后那样,怎么玩弄,明明身体都高潮了,大脑却感觉不到。

但是不够。

有了昨天被激烈抽送,用力冲撞的经验,只是这样子根本不够。

她关上门,走出了洗手间。

但是她没有注意到,那间厕所的门板上,有个乾涸的黑点扭动了一下。
回到教室,一路上遇到背着书包离开教室的同学。

大家都以为她尿急,几个感情好的女同学还小小的嘲笑了她。

在教室门口,甚至还遇到了学生会长与几个学生会干部。会长学姊非常喜欢她,一直想延揽她进入学生会。

她有点心不在焉的答应了学姊的请託。

两人交谈时,灼热的爱液正在大腿根部缓缓流下。

「你脸好红,还好吧?」

今天很多人这样问她。

「好像稍微有点感冒了,呵呵……」

教室已经没有人了。

关上教室的门,窗户,与灯光。

真衣红着脸,喘着气,回到自己的座位。

勇太的气味,从旁边的座位上传来。

昨天就是在这里,被他……

少女看着桌角,忍不住把酥麻不已的下体,靠了上去。

不……不行……我在干麻……

同学一走光,真衣的克制力就明显的控制不住自己。

果然刚刚好……桌角……刚好摩擦得到花蒂与蜜唇……

少女用力抵着桌角不断摩擦,舒服的电流不断窜上脊椎,引诱她更用力的摇摆身体。

不行!会被人看到……

可是好舒服……好舒服……这样摩擦好棒……

少女不停的扭着腰,根本停不下来……

我就知道……不行……不行玩……一玩就停不下来……

停不下来……

大量的蜜液流满了大腿根部,又湿又热,整个桌角都沾满了她的爱液。
突然钻进耳里的脚步声,把花野吓得几乎跳起来!

真衣红透了脸,转头。

是……勇太!

「都……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啦……」

真衣看见是他,放心的松了口气,却忍不住开始掉眼泪。

「人家明明不想……啊……明明不想的……」

虽然难过,但身体还是不停的扭动摩擦。

「放心。我来帮你了。」勇太轻轻搂住少女纤细的身体,可以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香味与热气。

粗大的肉棒,像蛇一样自己顶开了拉炼,弹了出来。

「主人,人家没说错吧?这次一定要在子宫灌满满的喔……不然下次她发情被别人发现,可是谁也救不了她唷……唉唷……好痛!干麻戳人家眼睛啦!」
「都是你害的。」

「哪有……」假衣刻意娇柔做作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无比讨厌。

「平常她还会跟我说话,今天连看都不看我。」

「因为她太兴奋啦……你看着她身体的时候,她可是心跳加快,全身都在释放雌性荷尔蒙唷……」

真衣从小就是附近邻居小孩中,最受瞩目的存在。

闪闪发亮的长发,温柔的说话声,端庄有礼大家都称讚。

相反的,勇太是最爱恶作剧的讨厌鬼。

尤其爱欺负真衣。

小学生嘛,难免会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做些……比如翻裙子,摸胸部之类的事情。

他还强吻过她。

小学有一次玩游戏,赢的人可以要对方作一件事。

他赢了。要求的就是一个吻。

他还记得那时真衣红着脸呆住的样子。

他立刻就吻了上去。

软软的,温温的……

那种奇妙的感觉,他至今还记得。

那也是勇太第一次被真衣痛殴!

旁边的小孩都被真衣吓到。

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真衣是「允文允武」的美少女,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除了不怕死,每次都被打得惨兮兮的讨厌鬼勇太。

「她现在很想要你唷……」

勇太根本不想理假衣,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她还没走吧?如果她像昨天那样发情了……被别的男人……嘿嘿……」
该死。

他离开教室时,真衣的书包确实没有拿走勇太决定当作自己被骗,再回到教室。

少女正靠着桌子,作着可疑的动作。

美丽的长发在少女的背上不停的跳动。少女娇俏的屁股不断的耸动。

丰满的美乳,也随着动作不停晃荡。

细细的喘息声,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回荡。

勇太走进教室,看见少女修长的腿内侧,有好几道液体正闪闪发亮。

少女被他的脚步声吓到,转过头来,看见是勇太,惊恐的脸才慢慢的缓和下来,变成了哭脸。

「都是你害的……嗯……害人家身体变好奇怪……啊……好奇怪……」
少女一边哭泣,一边发出压抑的娇啼。

勇太忍不住过去搂住她纤细的腰身。

少女在他怀里抖了两下,不住的喘气,似乎轻微的高潮了。

好香……

她好苗条,修长,肩膀也细细的……充血的肉棒,提供了大量的养分给假衣,她立刻灵活的扭动,顶开裤子,呱啦呱啦的自鸣得意起来。

勇太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只是精准的往肉棒上的两个複眼插了下去,这个笨蛋外星人立刻发出哀嚎。

他板住真衣的脸颊,立刻吻了过去。

「不要……不要……你又不是人家男朋友……不要……」长发少女哭着说。
勇太不免有点沮丧。

追真衣的人太多了。能够得到她的身体,已经是千年修得的福气,又何必强求她的吻?

勇太转头去啣住耳朵,少女的身体立刻开始颤抖。

「别……唔……啊……」少女的小口发出呓语般的呻吟,抗议声顿时消失。
好痒……少女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耳朵这么敏感,舌头舔弄的感觉,让她像是触电般的颤抖。

而且下面滚烫的棒子,像蛇般抚弄着大腿内侧,让她双腿不断抽动。

肉棒已经昂然扬首,用力抵住了少女湿淋淋的裤底。

少女感受到灼热的铁棒,立刻不由自主的把舒服的地方,往铁棒上摩擦。
「你很想要的话,我可以就不前戏,直接插进去啰……」

「啊……不要在这里……会被经过的人看到……」

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到外面看不到的位置,一路上肉棒不停的摩蹭裤花蒂突起的部位,少女於是沿路滴落了点满地的爱液。

一抵达靠墙最角落的座位,肉棒立刻拨开裤底顶了进去。

「喔……」

飢渴了许久,不断在脑中上演交欢画面的少女忍不住放声浪叫。

少女的脑袋像是被轰炸,瞬间一片空白。

就是……就是这个!

终於……终於要又……啊……

那里被用力的撑开,撑得几乎要裂了!

原本被桌角搓得酥麻的蜜唇,被极度的撑开,无比的快感直上脑门,少女忍不住整个人往后仰。

才……才插进去一点点……就……

「好紧……你……高潮了吗?」

「才……才没有……什么高潮的……才没有……」少女吐气如兰,身子僵直还没回覆。

真是嘴硬。

怎么好像比上次还紧?

有前戏果然有差?

还是春药的影响?

鸡蛋大的龟头,只塞进一半,他只好在入口进进出出,慢慢的挺进。

少女好不容易从僵直中恢复,身子立刻不由自主的开始扭动起来。

粗大的肉棒,於是一吋一吋的随着来回抽送的动作挺进。

「唔……唔……嗯……喔喔……」

进……进来了……好烫……好烫喔……

男人顶的很用力,少女被顶的只能用脚尖站立,现在肉棒慢慢深入,她才能慢慢让脚弯曲,但是男人有时顶的太过用力,少女又忍不住垫起脚尖,酥麻得整个人往后仰,抖个不停。

勇太贪婪的把手申进少女衣服里,解开她上半身的束缚,双乳立刻弹出,上围感觉好像大了一个罩杯。

软绵绵的双乳上,很轻易的就找到了硬挺的乳头。

他捏着乳头,捧着双乳,愉快的搓揉起来。

男人又是舔耳,又是揉乳,加上下半身铁棒不断的进入,少女被攻击的全身酥爽无比,不由得吐出小舌,放大了呻吟的音量。

「很舒服嘛?喜欢乳房被搓揉嘛?」

「才……才没有……啊……」勇太故意捏了一下乳头,少女立刻发出舒畅的娇吟。「才没有舒服……没有啦……」

少女的淫蜜在快感的刺激下,大量涌了出来,交接的部位不停的发出咕滋咕滋的声响,插入也越来越顺利。

没多久少女就发出了一阵满足的呻吟声,口水也从她嘴角流了出来。

顶到……顶到最深处了……

「又高潮了吗?」

「就说……没高潮……没有……唔……等一下……先别动……讨厌……这样……很麻……」

「既然没有高潮我就继续啰……」

「不行……会……会叫出来……会……啊……」

少女一手扶着桌子一手用力掩着嘴巴,粗大肉棒往外拉的时候,穴穴里的嫩肉几乎要被拉了出去,舒服的她又放声娇吟。

好舒服……塞满满的……好涨……又好烫……里面都要被撑坏……烫坏了……

男人的抽送变得越来越顺畅。

讨厌……人家那里……变成他的形状了……喔……一拉出去就刮得好舒服……

原来咕滋咕滋的声音,加上了啪啪的声响。

两人沾满爱液的身躯碰撞在一起,让教室里多了一种新的淫靡声响。

少女的白皙的身躯,因为兴奋慢慢佈上了一点粉红,也因为出汗,而产生一种性感的光泽。

「别……别突然加快……人家……喘不过气……」

本来勇太挺入时,真衣会「喔」一声,抽出来时,她会「欧」一下,现在一加快抽插速度,少女连喘气都跟不上。

「就跟你刚刚自慰一样,我也停不下来啊……」

「啊啊……不要说什么自慰的……不要……」

少女已经紧凑无比的穴穴又缩了一下。

勇太想了想,「你好紧喔,可是居然湿成这样……地上已经有好几滩你的爱液了……」

「不要说了……啊……不要……」

又收缩了。

「你里面好烫,你应该很爽吧?」

「才没有爽……才没有……啊……」

「乳头都硬成这样了,还说没有!」

「你再说……人家……人家不作了……」

淫语的攻击,让少女开始控制不住的扭动腰身,主动的往后撞击男人,冲撞深处的冲击,一次比一次强,没两下少女就已经站不住了。

她不得不双手扶着桌着,双腿不停的颤抖。

「不要那么用力……人家……人家站不住……站不住了……」

勇太抱着她,让她上半身能整个趴在桌子上,然后抓着桌子,开始对少女的肉穴加速攻击。

「太……太快了……太快了……啊啊……勇太……勇太……不行啦……」
少女闭上了眼睛,流着口水,无法克制的不断发出娇甜的呼喊。

已经……已经不能思考了……那里……那里酥麻的快要烧起来了……

「太……太激烈了勇太……啊啊……这么用力……会坏掉……人家才第二次……啊哈……会坏掉啦……」

勇太哪管得住自己的腰,他抓着少女香汗淋漓的纤腰,疯狂的抽插,很快少女吐着舌头,已经不知道在喊什么。

不久她身体就开始用力抽动,小穴收缩了两三次,从交接处喷出了两三道水柱,整个人无力的摊在桌上动弹不得。

舒服死了……好舒服……昨天就是这样……高潮……好爽……

真衣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好像在空中飘荡。

「她这次高潮的很激烈唷,休息一下比较好喔……」

勇太克制着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下,「你这次应该高潮了吧?」勇太明知故问。

「才……」少女流着口水喘着气,颤抖着说「才没有……人家才没有……」
也太嘴硬!

勇太於是从背后抓起少女的手,把她当成了韁绳,又开始激烈的抽送。
少女被插得不断的喊着,「真的会坏掉……啊啊……真的会坏掉啦……」
这次假衣在少女体内似乎换了一个地方顶,不再只是往最深的地方重击。
「不行……人家还……唔!那里……啊……那里……不行……不要顶那里……」

为什么……他顶到了好酸的地方……酸得好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
人家那里为什么可以感受这么多种快感?啊啊……不行……根本不能思考……好爽……好爽……

真衣的上半身被拉起,双乳随着动作不断摆动甩动。

「不行……不要顶那里……啊啊啊啊……」

那里好爽……好爽……怎么会这么酸……好舒服……

小穴变得更烫了!而且开始不规则的收缩!

整个肉棒被滚烫的嫩肉紧紧束缚,每次进出勇太都觉得自己快要射出来。
「不要插了……不要了……好奇怪……身体变得好奇怪……」

好舒服……太舒服了……好可怕……整个身体舒服的快溶解掉了……

这快感比昨天还强烈……脑子都快溶解掉了……好可怕……而且肉棒好像变更大更烫了……

插好快……真的吃不消啦……人家快疯了……

怎么可能会这样……

在里面抖动了……不会要射精了吧……不行……好爽……万一射精的话……说不定会爽得脑袋都变成白吃了……

「那里……那里……坏掉……不要……比昨天还爽……不要……咿……」
少女用力的向后仰头,汗湿而半透明的上衣里,可以看见丰满的双乳被用力甩起。

勇太用力的抓住女孩的腰,把肉棒往正在激烈收缩的深处顶进去!

高……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巨大的肉棒用力的顶着子宫颈,开始把大量滚烫的精液往少女稚嫩的子宫灌了进去!

要来了……不要……

真衣一感受到滚烫精液的灌入立刻又双眼翻白,吐着舌头,全身颤抖。
「喔喔喔喔喔喔喔……」

又……又高潮了……一烫到就又……

被拉着双手的真衣,整个陷入前所未有的高潮中,泪水口水一起淌了出来。
男人花了十几秒在她体内喷射了好几波精液,灌得少女整个小腹都鼓了起来。

第二波精液灌入的时候,少女接着就失禁了。

不知道第几波高潮袭来的时候,真一整个晕了过去,摊在桌上。

整个脑袋只记得,爽死了……爽死了……我一定会……舒服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厕所里,乾涸的黑点突然延伸出许多黑色的线条。

这些线条舞动着,到处收集真衣喷散的爱液。

2。理事长的催眠调教

「什么?转班?怎么会在学期一半的时候作这种事情?」

「这学期新接手的理事长说什么要恢复以前女校时代的荣光,所以挑了几个女同学实施精英教育,证明她的教育理念。唉,反正都是菁英人士的想法,我们也管不着。」

「听说是超帅气的金城文也老师当班导耶!」

「好羨幕喔!」

「听说金城老师本来要去别的学校教书,因为特别班才留下来的。」

「果然太受欢迎也很困扰呢!」

勇太就读高中,原本是一座私人女子贵族学校。

后来前任理事长把学校捐了出来,成为市立高中,不过理事长一直都还是由原来的家族世袭。

前几年成为公立高中后,学校招收才开始陆续招收男生,男生的数量相对来说算是少数。

不过,很多家长与老师都抱怨多了这些男生以后,学生的素质都开始往下掉。

今年来的理事长,伊集院玲子,非常年轻,据说是个国外留学的教育人才,还不到三十岁。

整齐梳起的发髻,戴着眼镜,穿着非常合身的窄裙,看起来精明能干,自信犀利,十足是个女强人的模样。

她的手腕也很强硬。已经有好几个老师因为不好的传闻或者教学不力,陆续被资遣。

也募集各种专业老师组成了菁英团队,日夜操练学校具有天赋的学生,包含各种体育项目,以及特定学科。

现在又做了这种让人惊讶的事情。其实也不算奇怪。

勇太抬头看向学校中央的行政大楼,最顶楼就是理事长的办公室,上面整片落地窗上有个隐约的人影,那或许就是理事长吧。

学校的女帝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的领土,她或许正在想着下一步要如何整治学生与老师吧。

勇太收回了目光,光想就不寒而栗。

假衣说,真衣以处女之身,在享受两次美妙的高潮后,以后就会成为他的俘虏。

但是真衣现在根本来理都不理他。

虽然说起来有点窝囊,但有了那两天绝讚的体验,勇太相信已经可以靠妄想打手枪打一辈子没问题了。

比起性爱,他更希望能跟真衣像小学时那样自然的聊天。

「真是奇怪,从她身上浓烈的荷尔蒙味道判断,她应该三天两头就得自慰一次才对啊?为什么她能可自慰也不找你呢?主人你果然真的很惹人嫌耶!哇!我的眼睛!为什么又戳我的眼睛!」

这个白痴外星人。

真衣功课这么好,会被延揽进特别班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样就不能每天看到她了。

还是……放学后多去她们家逛逛吧。这样会不会很奇怪?

到底要找什么藉口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噗滋……噗滋……

「不……不行……落地窗……不行的……」

居然还保有抗拒的意志力,真不愧是女强人理事长。

伊集院玲子理事长的名贵窄裙被粗鲁的拉到腰际,触感光滑的黑丝袜被撕开,湿透的高级丝质内裤被拉到了一旁,一跟笔正在不停涌出淫液的肉穴中翻搅,搅出更多的蜜汁。

名牌上衣被粗鲁的扯开,硕大的双乳正用力的在落地窗上挤压变形,胸口分泌的汗液沾染了玻璃,弄得窗户一片湿痕。

双乳上的乳头早就硬挺了,现在正不由自主的摆动,摩擦着冰冷的玻璃。
「不行……不行……这样会被看到……金城老师……不要看啊……你这样看我……身体……变得好奇怪啊……」

「理事长,您这样说,我会很困扰的,明明是您叫我站在这里的看。」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啊……啊……明明用了这么大的假阳具……却还是感觉不够……」

事实上她手上的东西哪是什么假阳具,只是一支寻常的原子笔。

「那么你希望我怎么作呢?亲爱的理事长?」

「这……想要……肉……不行……我怎么可以跟学校的教师……身为理事长的尊严……啊……为什么里面好空虚……」

伊集院玲子抽动着大腿,滋滋的滴落淫液。

「为什么我会做这种事……为什么……」

「哎呀,理事长果然意志力相当坚强呢,看来不多满足你几次,是没有办法让你彻底成为接受我设定的淫乱人格啊……」

金城文也伸手把伊集院理事长的脸扳了过来,他左眼周围立刻浮起大量的青筋,不断的蠕动,原本正常的瞳孔,瞬间变成了有如昆虫般的複眼,并且闪动着七彩的光芒。

理事长看见这些光芒后,双眼立刻失去光彩,手上不停掏弄肉穴的原子笔掉在地上。

「我是谁?」

「你是……文也主人……」

「你是谁?」

「我是……我是……妄想中的……母猪玲子……」

是的,只要一进入这种状态,理事长就会以为自己处於妄想之中,正在脑袋里跟学校的老师乱搞。

既然是妄想,怎么搞都无所谓啦!

不过这不是金城文也要的状态。

他要的是在理事长真实人格中也毫无抵抗的屈服。

「你现在想要什么?」

「我……我……」

「啧,真麻烦,」他的左有又冒出了光彩,「『花房解放』,现在,把你想说的说出来,想做的立刻作!」

「啊……啊……主……主人……母……母猪……母猪想要主人的……肉……肉棒……拜託……拜託……这么大的假阳具都比不上主人的肉棒啊……」

一把这些羞耻的话说出口,伊集院玲子立刻不由自主的张大了腿,双手撑开了湿淋淋的肉穴,不停的摇摆,甩得淫蜜四处飞散。

金城文也立刻把肉棒抵住穴口,扑滋一声直桶到了尽头!

「喔……这太……啊……太舒服了……还是主人的肉棒……喔……舒服……塞得满满的……满满的!」

金城文也一摇动,理事长立刻无法忍受的淫声浪语起来。

「啊……主人一上来就差那么深……这样人家很快就会泄了……喔喔喔喔……」

「泄了不好吗?」

「人家……人家想多享受被主人塞满满的……用力……喔……抽插的快感……」

「下次在学校搞吧?你也很想被学生们看着你被我搞吧?暴露狂?」

「不……这种事情……啊……那边……好舒服……主人……主人……请更粗鲁的侵犯我吧!」

男人毫不客气把双眼无神的理事长插得直往落地窗撞。

硕大柔软的双乳被压得扁扁的,整个落地窗上沾满了她流出了汗水与喷出的淫水。「怎么样?有没有学生经过看到你啦?喔?你在收缩唷?」

「好棒……喔喔……不行了……一下子……一下子就要去了……要去了……」

理事长吐着舌头流着口水,脸上满是淫乱满足的笑意。

富丽堂皇的理事长室,回荡着两人淫靡的抽插声响,以及理事长淫乱的浪语。

理事长的催眠调教,是两个多礼拜前开始的。

那一天,冷酷美艳的理事长,就站在这个办公室里,仰着头,抬起下巴,骄傲无比的对他宣告了死刑。

「我知道你跟那些女学生的事情。幸好还没有什么丑闻出来。这个学期结束,你就给我乖乖辞职。如果你不希望你的丑闻搞的人尽皆知的话」

那时,金城文也整个人呆住。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女学生登山掉身记
08-12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触堕战略
08-12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我的情人姐姐
08-10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唐赛儿
08-07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
轮奸伴娘
07-21 男女做爱视频_和姐姐做爱_超碰网_美女做爱图片_做爱的视频_做爱的姿势